首页 > BL文 > 岌岌可危 > 第(13)章

第(13)章(1/2)

目录
好书推荐: 私有太阳【CP完结】 一个关于酒后翻车的小故事 秀色秾艳【CP完结】 Wish You Were Here【CP完结】 穿婚纱的少年【CP完结】 坏种【CP完结】 换镜【CP完结】 烈性浪漫【CP完结】 我关于爱情的头脑风暴 被狩猎的源博雅[综]

岌岌可危第(13)章:准备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
谨记我们的网址,祝大家阅读愉快!别忘了多多宣传宣传。

季正则又凑上来吻他,手在他屁股上拍了一下,“走吧,我叫人送你。”

方杳安下楼时,和一个人擦肩而过,眼神对上后他点了点头,快步出了门。走到庭院才松了口气,二楼的窗户忽然被拉开,季正则探出身,用告诉全世界的音量喊,“我恋爱了!我他妈谈恋爱了!嫉妒我吧!我恋爱了!”

王振和收拾院子的园丁一齐回头,连着听见声响跑出来的保姆,不明所以却都默契地笑了。

方杳安恨不得冲上去捂着他的嘴,让他再别说一个字,可事实是他落荒而逃,臊得头也不敢抬,上了车才透过车窗仰头去看楼上的季正则。

季正则站在窗前,上身还是精赤着,年轻张扬的俊脸浸在一种外露的喜悦里,眼睛和唇角都是弯的,在看他。

方杳安低下头,激素似乎也开始紊乱,心脏跳得要超出负荷,有种即将休克的眩晕感。

恋爱。

第十章 良夜

季正则手撑在窗台上,看着车开走了,才渐渐隐了笑脸。

方杳安是个很简单的人,简单得近乎幼稚,他甚至没进过社会,从学习到工作,也不过从大学回到高中,生活圈子小得可怕,两点一线,几乎没有社交,也习惯被强迫。

他有时候想,方杳安哪里是个三十二的成年人,明明是个十二岁还故作老成的小夫子。他又笑起来,双手捧脸时正好对上楼下王叔意味深长的笑,顿时两手平举,笑意盈盈利落地阖上窗户。

好像有点傻过头了,他烦躁地在头上抓了几把。

有人敲门,他问了句,“谁?”

门外传来个虚哑的男声,“我,能进不?”

周适义大他六岁,是他小妈也就是后妈的侄子,名义上算他表哥。季正则五岁时父母离异,他亲妈是个画家,全身心交付给了艺术,家庭亲情丈夫儿子全是累赘,离了婚马不停蹄去了加国。

他后妈是个没半点心眼的小女人,娇娇俏俏,花蝴蝶似的扑在各个社交场。大学据说主修的服装设计,一张设计图也没见她画过,倒是满世界的逛秀场。他后妈没生孩子,他爸不让生,她倒也没火气,每每回了家隔着一层楼就娇滴滴喊他“宝贝”。

“等等。”季正则随便套了件衣服,开了门。

周适义中等个子,得仰头看他,“我敲你房门没人应,听见这屋有动静,刚才是你在喊?”

季正则没答他,碰了门径直往楼下走,周适义跟在他后头。

“刚下去那人谁呀?我听王振说是你们学校老师,帮我约出来喝个茶呗?”周适义有点三角眼,不太明显,五官模子还算英俊,但搓手笑起来就显得格外谄媚。

季正则顿住,视线在地上稍停了一瞬才转头看他,“你不是要结婚了吗?”

周适义爱玩,男女通吃,私生活很花,倒不算出格。前阵子参加酒会,稀里糊涂跟人睡了,醒了才发现对方是顶看不上他的孟家老二,两人都跟吃了苍蝇一样恶心。本来散了就忘了,结果那孟筝音不知怎么就怀了孕,还给家里知道了,周适义是躲也躲不过,两家的刀架他脖子上逼他娶。

一提起来周适义就愁云惨淡,“就跟你说这事呢!日子定下下月了,你能帮我去撑个场不?”

季正则听出是叫他去做伴郎,没应声,他整晚没睡,这时候兴奋源走了,突然困倦起来,下了楼仰靠在沙发上,神情懒散,“你确定要我去?我可才18,挡酒也不在行。”

周适义眉开眼笑,“哪敢叫你挡酒啊,走个过场罢了。”

十一月赶上周适义婚期,日子定在周日,季正则周五晚上就去了,九点给方杳安打电话的时候,他们那老师聚餐还没完。

讼言老师聚餐频繁,方杳安去的不多,但今天季正则不在,又是期中庆功,组长开的口,高三化学组都去了,他没那么大的面子推脱。

季正则期中理综化学考了满分,弓腰撑在他办公桌上嬉皮笑脸地问,“你知道为什么吗?”

方杳安敏锐察觉到危险,“我不想知道。”

“因为我爱屋及乌。”他在脸颊上点了点,“不给点奖励?”

他看方杳安不说话,半威胁着说,“不给我自己拿啊。”

方杳安生怕有人进来了,飞快在他脸上啄了一口。

季正则想起来又忍不住笑,发现手机已经接通了,“喂?”

那边迷迷糊糊传来一声,“嗯?”方杳安按了按眉心,“有事吗?”

季正则站在阳台上,萧凉的寒风吹散酒精聚集的热,他松了松领带,斜倚着栏杆笑,“没什么,想听听你的声音。”

他以为方杳安一定又臊得不讲话了,谁知道那边缓了一会儿,回他,“好听吗?”

季正则有点惊喜,挑眉笑了笑,手指在栏杆上愉快地敲着,故意压低了用气音说,“真好听,我都硬了。”

那边一下慌了,呼吸都重了些,“我挂了。”

季正则哪能放过他,“别挂。”他话还没说完,身后就传来林耀大喇喇的喊声,“怎么在这吹冷风啊?一伙人找你半天了,正玩呢,赶紧下来。”

林耀难得找了个正经借口出来混,他哥又有事,正是释放天性的时候,脸颊给人灌酒灌得火烧云似的红,有些得意忘形。

季正则阴着脸回头,食指在嘴唇上虚比了一下,下巴往门扬了扬,用口型说,“走。”

林耀见他在打电话,低声问,“方老师啊?”

季正则“嗯”了一声,“别来吵我。”

林耀转头撅着嘴“嘁”了一声,嘴里不知道瞎叨叨了些什么,大摇大摆地走了。

他重新拿起手机,听见有人吆喝着劝方杳安的酒,方杳安显然是被逼得灌了一口再来接的电话,声线都染了酒气,压抑着咳了一声,“喂?”

“你醉了?”

“没有。” 但似乎快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目录
新书推荐: 西游之一刀999 七龙珠之神级抽奖 火影之世界恶意有些满 西游:开局我成了唐僧的父亲 我成了卡普的双胞胎哥哥 放开我的小白龙 一拳超人:神级宝箱系统 TFboys之放开俊凯让我来 全球轮回:我能复制一切 我齐天大圣被直播了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