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BL文 > 岌岌可危 > 第(18)章

第(18)章(1/2)

目录
好书推荐: 私有太阳【CP完结】 一个关于酒后翻车的小故事 秀色秾艳【CP完结】 Wish You Were Here【CP完结】 穿婚纱的少年【CP完结】 坏种【CP完结】 换镜【CP完结】 烈性浪漫【CP完结】 我关于爱情的头脑风暴 被狩猎的源博雅[综]

岌岌可危第(18)章:准备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
谨记我们的网址,祝大家阅读愉快!别忘了多多宣传宣传。

他在白茫一片的快感里,胡乱地摸着季正则的脸,眉弓到鬓角,鼻峰到嘴唇,眷恋又虔诚地摩挲着。他像一片飘摇零落的残花,被坚硬的肉杵顶到化成甜腻的水汁,性爱带给他一种不知从何而来的感激,发自内心的亲密和满足,腿软到要向季正则下跪。

他之前想,做爱原来是这么快活的事,他现在想,世界上原来还有做爱这么快活的事。从头发丝到脚趾尖,剧烈的颠簸和汹涌的爱欲铺天盖地,他紧紧抱住身上驰骋的少年,被插得四肢发软,发际湿透,洇红的嘴唇呜咽不止。

一波波滚烫的浊液溅进他身体里,烫坏了他的五脏六腑,他两拳紧攥,小腿也翘起来,流着泪抖如筛糠。季正则来回舔他汗湿的脖颈,嘴唇下移,吃他胸前两点艳红的奶果,小乳粒被吸成两个尖尖的小肉锥,季正则叼着咂,“早晚要给你夹断。”

他就着被操的姿势,跨坐在季正则腿上,手臂软塌塌的攀着他肩膀,两个人有一下没一下地接吻。

季正则把性器拔出来,抽了几张纸在他股间擦了擦,戏谑地笑,“怎么流这么多水,擦都擦不完。”

方杳安两颊坨粉,两条腿还在无意识地哆嗦,季正则的手指进到他身体里,想把射进去的东西抠出来,柔软的穴襞温顺地接纳了进侵的异物。

他拧着眉轻哼了一声,一张脸秀艳红润,“是你......射得太深了。”

季正则站起来,弓着腰抵着他额头,手在他屁股上轻轻拍了一下,似笑非笑,“怎么?不喜欢?”

他没说话,脸有些烧,难堪地别过头去,被扣着下巴拧回来,季正则问他,“喜欢吗?”

他有些难以启齿,嗫嚅半晌,“喜欢。”

季正则又问他,“我呢?喜欢我吗?”

他这次却怎么也不肯回答了,季正则甚至狠狠在他嘴上咬了一口,差点见血。最后还是无可奈何地把头埋在他颈窝里,轻轻地蹭,像在撒娇,“老师偶尔也喜欢喜欢我好不好?”

方杳安嘴唇哆嗦着,环住季正则的肩膀,柔细的手在他颈后抚着,季正则今天没脱上衣,他不能顺着后背摸下去。每次做完爱,温存的时候他会顺着脊柱来来回回抚摸季正则的颈背,从他宽平的肩到紧窄的腰,精瘦流畅的肌肉线条,紧绷而有弹性,充满即将爆发的力量感,让他迷醉----他虔诚地爱着季正则的年轻,性感而有生命力。

季正则又开始吻他,绵密细腻的湿吻,又长又狠,他嘴都被嘬麻了,舌根流水。

下课铃响了,走廊外面有了嬉笑和走动声,他把嘴唇夺回来,眼里含着一汪荡漾的水,气喘不匀,“下课了。”

季正则亲在他下巴上,舌尖在他喉头滚了一圈,拉开衣领,在他细细的锁骨下方狠狠嘬出两个印。季正则喜欢在他身上留印,腰经常会被掐青,屁股也被拍肿,肩头布满咬痕。

“我上课再出去,现在人多,再亲一会儿。”他去舔方杳安的唇角。

方杳安往后躲了一下,“嘴肿了。”

季正则压着他后脑勺又把他扣回来,重新吻住他,“反正肿了。”

高潮的余韵和过长的湿吻让他疲倦,软塌塌地瘫在椅子上,季正则穿好衣服,手撑在椅背上,居高临下,流连吻在他泛红的眼角,“你休息一会儿,还有一节课,放学了我们就回家。”

“嗯。”他盖着衣服应了一声,季正则从外边阖上了门。

办公室内窗的窗帘没拉实,漏了个挨着窗棱的小直角,冬日下午四点半的阳光从那里泄进来,澄澈闪耀像一条脉脉流动的金色光河,微小的尘埃在光河里浮动。

干瘪的灵魂注入了年轻的脉动,他在膨胀,在这种说不清是爱还是欲的关系里,他变成了一个甜蜜的废物。

第十三章 蜃楼

(一)

黄玉新上课忽然就安分起来了,不闹声响也不捣蛋唱反调,只偶尔抬头阴狠地睇方杳安一眼。方杳安不清楚发生过什么,但他毕竟只是个代课的,学生能不捣乱自然最好不过,他懒得探究其中缘由。

上完第六节 课他接到陶艺馆的电话,说陶具风干好了,问他们什么时候有空去修坯和上釉。陶艺馆是上周去的,本来季正则是要去看电影的,但方杳安觉得实在冒险,他心虚,畏首畏尾地生怕给人撞见了。

后来误打误撞就进了陶艺馆,也大多是亲子和情侣,他还是不敢,但又怕三推四阻的惹季正则生气,就也交了份钱,在展架那装模作样地观摩人家的成品。

陶艺馆周末客流不少,一个店员通常同时照看着三四个人,只有季正则一个人坐最靠边,店长是个妆容精致的女文青,亲自坐下来指导他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目录
新书推荐: 西游之一刀999 七龙珠之神级抽奖 火影之世界恶意有些满 西游:开局我成了唐僧的父亲 我成了卡普的双胞胎哥哥 放开我的小白龙 一拳超人:神级宝箱系统 TFboys之放开俊凯让我来 全球轮回:我能复制一切 我齐天大圣被直播了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