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BL文 > 岌岌可危 > 第(20)章

第(20)章(1/2)

目录
好书推荐: 私有太阳【CP完结】 一个关于酒后翻车的小故事 秀色秾艳【CP完结】 Wish You Were Here【CP完结】 穿婚纱的少年【CP完结】 坏种【CP完结】 换镜【CP完结】 烈性浪漫【CP完结】 我关于爱情的头脑风暴 被狩猎的源博雅[综]

岌岌可危第(20)章:准备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
谨记我们的网址,祝大家阅读愉快!别忘了多多宣传宣传。

第十四章 (1)风动

图上露脸的只有他,季正则连后脑勺都被厚码遮得严严实实,尽管写得是他和学生接吻,但事实上另一个是谁根本看不清楚,可不管是谁,他在学校和男人接吻,就已经给他判了死刑。

处分下来的很快,他当天下午就收到了解聘通知,甚至没有得到和传说中季正则的舅妈说话的机会。

与此同时,季正则消失了。

他有种求仁得仁的快感,就好像他每天都在这种预知的担忧里惶惶不安,等到这件事真的发生了,反而觉得解脱。

他不知道是照片是谁拍的,可就算知道了又能怎样呢,他确实和学生产生了超出师生的关系。只是两点一线的生活被打破,他觉得空落落的不自在,每天就只能龟缩在这个房子里。他甚至觉得房子忽然就死了,想想又觉得自己荒唐,房子什么时候活过了,只是比起之前显得空空寂寂,没有一点人味罢了。

静下来的时候总觉得屋里脏,脏得他受不了,开始大扫除,从客厅的地板擦到书房的柜子,发现上个月订的半月刊都还摊在桌上。他看到刊物的封面引了叔本华的一句话,“当欲望得不到满足时就痛苦,当欲望得到满足时就无聊。人生就像钟摆,在痛苦和无聊之间不停摆动。”

可他天性冷淡,连痛苦都少,他只有无聊,无聊质变成痛苦。他这小半辈子都按部就班,乏善可陈,他现在忽然回头翻阅,过去无波无澜的几十年里,季正则的出现已经成为最浓墨重彩的一笔。

他感到一种深深的无力感,人心怎么也猜不透,订的杂志永远看不完,活了三十几年,一点也不了解人生的意义----碌碌无为与浑浑噩噩,他在生活,却不知道为了什么。

正因为生活平庸才使他格外容易被激情虏获,他是一潭渴望燃烧的死水,做好了过把瘾就死的准备。

电脑还放在桌上,紧急修改的课件已经没用了,他太无所事事,放下抹布,握着鼠标随意地点滑,错手点开了桌面上的某个软件,是他的微博,一共就发了七条,毫无人气像个废号。

最后一条还是暑假和季正则看完电影后他打的评分,他意外的发现下面竟然有人回复,“别虚掷你的一寸光阴,别试图补救无望的过失,别在无聊,平庸,愚昧的事上消磨你的生命,成人资源,色(鼓掌)情影片,一应俱全......”

方杳安看着前言不搭后语的评论,勉强看出这是个卖片的,居然有点心动,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同性恋,他只跟季正则做过,他想看看自己对其他男人的身体会不会有反应,试探着问,“两人男人的片子有吗?”

那边隔了两分钟才回,一堆符号显得花里胡哨,“更有海量g(鼓掌)v任君选择,+v (爱心)xiaxiaozhengshop233(飞吻)。”

方杳安看了半天才想明白+v是加微信,将信将疑地加了,验证刚通过,那边就自动发来一连串的价目表,五花8门的分类详细。

方杳安快速浏览了一遍,他也看不懂,又问了一次,“两个男人的片子有吗?”

那边回得很快,“gv20块钱30部,一口价!都是海内外几家大公司最新最火爆的精品!价格是高点,质量绝对上成!”

方杳安根本不了解行情,想着一部一块钱都不到,似乎很划算,就发了红包过去,还跟了一句,“上乘的乘打错了。”

是欧美的片子,一黑一白,两个男人都又高又壮,满身结实的腱子肉,抱在一起亲得啧啧有声,方杳安抱着观摩实验的心态,面无表情地盯看着。两个人又摸又舔,白人把黑人压在身下,插进去以后横冲直撞地颠起来,淫浪的喘叫夹杂着粗口不绝于耳,他仍然冷眼看着。

直到白人把那根像大肉肠似的阴茎抽出来,两腿岔开,握着阴茎对准黑人的脸,液体从马眼突射出来,腥黄的尿顿时浇了胯下的黑人一脸。黑人躺在地上,沉醉又痛苦地张大了嘴,像在接受恩赐的圣水,咕噜咕噜地把尿往下吞。

方杳安腾地站起来,捂着嘴冲进厕所,趴在马桶上,胃都快呕出来。他捧着冷水往脸上浇,心里还是翻江倒海的恶心,抬头看见镜子里的自己,又干又瘦,脸色灰白发青,死气沉沉的,像一架附着肉身的骷髅。

他右手在脸上摸了摸,眼帘低垂,红色的手绳从袖口漏出来,衔着的那颗小钻好像也变得暗沉无光。他一阵心紧,忽地张嘴把那颗钻含进了嘴里,又抬眼看镜子,痴滞地自言自语,“不漂亮了。”

他端着外卖盒坐在沙发上看新闻,想起季正则总喜欢把他抱在腿上,“我发现我抱着你跟小熊维尼抱着蜜罐似的。”话说出来季正则自己先笑了,“我说你怎么这么甜,原来上辈子是个蜜罐啊,嗯?”

甜吗?

他试着在手上舔了一口,又连忙啐了出去。

咸的。

他起身洗手去了。

等他接到叶嵋的电话,说是过年回b城了想和他见一面时,已经过了大半个月。

他终于找到一个出门的理由,尽管他根本不想见叶嵋,下了楼才发现外面正在下雪,今年的雪频繁得让人没了惊喜,雪势不小,他穿得不多,却也懒得再上楼。

门口的槐树底下有两个玩雪的小孩,童音软糯蹦蹦跳跳地在念音律启蒙,“云对雨,雪对风,晚照对晴空。来鸿对去雁,宿鸟对鸣虫......”孩子脸颊冻得红通通的,笑着喊他,“方叔叔好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目录
新书推荐: 西游之一刀999 七龙珠之神级抽奖 火影之世界恶意有些满 西游:开局我成了唐僧的父亲 我成了卡普的双胞胎哥哥 放开我的小白龙 一拳超人:神级宝箱系统 TFboys之放开俊凯让我来 全球轮回:我能复制一切 我齐天大圣被直播了
返回顶部